青青草,青青草视频,青青草在线视频,青青草青青青免费观看
首页  »  家庭乱伦  »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47)作者:ckltony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47)作者:ckltony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青青草 青青草视频 青青草在线视频 青青草青青青免费观看]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843
 

            第47章所谓伊人水一方
 
  终南山以西200里处,半山腰茅屋前。
 
  许婉仪听闻张瑞要独自离开,心中不舍,问道:「瑞儿,你为何要独自现在 前去?你不和我们一起回绝情谷烟雨山庄吗?」
 
  张瑞肯定的点点头,道:「娘亲、姐姐、娘子,我这次去苗疆,我已经思考 了很久了。具体的原因我没有办法一时半会儿说清楚,不过你们放心,我很快就 会回来的。」
 
  张瑞顿顿口气,继续讲道:「娘亲、姐姐、娘子,我现在的武功,只要我小 心点,没有问题的,更何况银姬当初说要我寻机闯荡江湖一番。娘亲,姐姐和娘 子现在都还很虚弱,需要立即回到绝情谷烟雨山庄去疗养一番,娘亲你护送她们 是最好的。」
 
  「娘亲,我这次去苗疆,我们分手以前,我正好还可以在这茅屋周边巡视一 番,我就怕万一还有魔教之人跟踪至此,所以我们四个人暂时分开也是对的。娘 亲,你说呢?」
 
  「好吧,瑞儿,娘亲知道了。现在你也长大了,知道事情的分寸。我就和倩 儿、若玉先回烟雨山庄吧,你路上要小心一些,娘亲还有家里的亲人们都等着你, 你千万要记住啊。」
 
  「倩姐姐、若玉,我走了,你们回去以后要好好疗养,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张倩和柳若玉点头答应,没有说话,那眼中满是不舍。
 
  临行前,张瑞把那个装着小兽的笼子交给了姐姐张倩和妻子柳若玉,这女人 真是对可爱的小动物没有抵抗力,这两个女人一见到这只可爱的小兽,立马就被 深深迷住了,爱得不得了,张瑞摇摇头,刚才还一副依依不舍样子的姐姐和妻子 立马就变了一个人。说来也奇怪,那个小兽「贪香鼠」对张瑞凶得不得了,却对 这俩个小女子做出可爱至极的模样。
 
  张瑞无奈的笑了笑,才对许婉仪告别道:「娘亲,我这次去苗疆,其实是因 为我得到了那葛进欢一本贴身小册子,那上面记载了许多我以前从来就不知道的 资料,这小册子上面记载的东西,许多都产自苗疆十万大山,所以我必须得去一 趟。娘亲,你支持瑞儿吗?」
 
  「瑞儿,娘亲当然支持你了,不过那苗疆距离中原千山万水路途遥远,你这 一路奔波,娘亲实在是舍不得你离开。瑞儿,你放心去吧,娘亲支持你,还有你 妻子若玉和姐姐倩儿我会带回烟雨山庄的,你以后回来一定会看到漂漂亮亮的媳 妇和姐姐的。」许婉仪回答道。
 
  张瑞见娘亲许婉仪正对着自己,便趁着姐姐与妻子忙着玩耍小兽,悄悄的将 手摸到许婉仪的饱满胸部用力捏了一下,许婉仪涨红了脸,小口「呸」了一下, 她发现女儿和媳妇并没有注意到,才恨恨的瞪了张瑞一眼。
 
  「对了,娘亲有件事我一直想要告诉你。」张瑞补充道。
 
  「什么事?瑞儿。」
 
  「娘亲,你记得爷爷七十大寿那晚,魔教是怎么偷袭的吗?那魔教暗中下毒, 让爷爷、父亲与府中参加宴会的武林正道人士中了一种奇怪的毒,这种毒药居然 压制住了爷爷、父亲他们的功力,不然魔教也不会那么轻易的杀害爷爷和父亲他 们。」
 
  张瑞顿了顿语气,继续说道:「娘亲,我怀疑这毒就是这死了的葛进欢配置 的,我需要深入苗疆一趟,了解到这种毒药的来源,否则以后不知道这魔教还会 利用此法做出什么更加可怕的事情来。还有,娘亲,这葛进欢现在死在了我们手 里,这葛进欢是魔教重要的护法,他的死很快就会被魔教察觉,我们这段时间都 不要再出江湖了,以免被魔教发现踪迹。我这次去苗疆也有躲避一番的意思,娘 亲,若玉、姐姐就拜托你照顾了,娘亲你等我回来。」
 
  许婉仪听到爱儿张瑞这么周到的话语,心里非常满意爱儿的长大成熟。许婉 仪没有哭哭啼啼的送别爱儿,她不希望爱儿还有所牵挂,许婉仪望着爱儿渐渐远 去的身影,一动不动,直到爱儿张瑞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为止。
 
  ……
 
  百越地区,自古苗人生活所在。
 
  中原上古传闻,黄帝、炎帝时代,中原华夏民族与蚩尤领导的九黎诸部落民 族为了生存发展之地爆发了远古战争。轩辕黄帝十战十败,最后于涿鹿之地一战 打败蚩尤为首的九黎诸部落81个氏族的联军。战败的九黎诸部落81个氏族的 联军最后流落到了现在的百越地区,后来分化为以苗人为主的百越民族。 
  这远古传说是否真实,张瑞其实未置可否,但是这百越地区苗人对于中原人 不太友好确有其事。这中原地区风和日丽、物产丰盛,百姓生活富足。而这百越 地区,瘴气横生,毒虫遍地,十万大山坡陡地狭,耕种十分困难,故而苗人民风 十分彪悍。
 
  张瑞离开娘亲许婉仪以及姐姐、妻子她们已经十余日了。
 
  张瑞一路穿州过府,既要小心避过魔教、顺天盟可能的追查,又要一路心中 忐忑的前往一个自己从未到过的偏远之地。这苗人的神秘,张瑞有所耳闻。苗人 的蛊虫、蛊毒都是中原武林人士谈之色变的忌讳,张瑞也不知道此去究竟有何困 难在等着他。
 
  张瑞购买了一匹上等骏马,此马脚力非凡,可以日行五百里,夜行三百里, 当然这价值自然不菲。感觉自己远离魔教、顺天盟势力范围后,张瑞这一路赶路, 一路欣赏沿途风光,好不惬意。
 
  张瑞自小华山张府中长大,与妻子柳若玉成亲前后都没有踏出江湖的机会, 爷爷与父亲自然是反对的,毕竟张瑞那时刚满十六岁,娘亲许婉仪、妻子柳若玉 更是舍不得张瑞离开,许婉仪是爱子心切,这柳若玉则是新婚燕尔,哪里肯让夫 君轻易离开身旁。一直到魔教下毒偷袭张家,张瑞从来没有真正的踏入过江湖, 更别说游览、观光中原各地景色。
 
  张瑞非常喜欢此刻的放松,仇人葛进欢死在了自己手里,张瑞终于感觉自己 有了报仇的能力,虽然还差那巨魔温必邪很远,但是能够手刃仇人,为无辜死去 亲人报仇,张瑞也是对自己满意的。
 
  这一日,张瑞骑着高大骏马,一路奔波。终于来到了传闻中的扬子江畔,张 瑞这才感叹中原大地各地风光的不同,江南风光居然如此绝美。
 
  有诗人云: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江南忆,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张瑞牵着骏马,随着人流进入了大城城门。这巨大城门上书大字「姑苏城」。 
  张瑞进入一家不错的客栈,塞给店小二一两雪花纹银,让小二照顾好马儿, 然后去向了客栈二楼准备品尝江南美食,解解腹中馋虫。
 
  这江南美食果然与北方中原地区大为不同,样样精致而且小巧。张瑞望着面 前的精致小点,美食小碟,有些哭笑不得。这江南人生活处处精致,这小点、美 食也这般精致,张瑞觉得自己能不能吃饱?
 
  张瑞夹起一块小点,细细吃食。张瑞大大感叹,果然美味。
 
  张瑞小口吃食,这是十分罕见的。张瑞虽然长相英俊,但是这吃相其实不雅。 
  可能与张瑞经历过苦难的岁月有关吧,当初张瑞、许婉仪母子掉落悬崖幸得 不死,靠着那处绝地少量的鱼肉和果实,母子俩勉强过活。好不容易出了绝地到 了娘亲娘家,没有多久外公家也被顺天盟所灭,这母子加上外婆一起狼狈逃走, 却也是过得生活清苦、饮食不佳。
 
  虽然张瑞练就了非同一般的炙烤技巧,但是这确实是无奈之举。这次张瑞辗 转来到江南,本来就是想打听去往苗疆十万大山之路,顺便之下也可一饱江南美 食之口福。
 
  张瑞小口吃食其实也是无奈,周边江南人士都是如此这般斯文吃相。没有多 久张瑞面前的江南美食就见了底,张瑞叫过店小二过来,又点了数种美食,这张 瑞此时有钱,这点小钱张瑞还没有放在眼里。
 
  张瑞吃食间,听见这楼下「铛铛铛铛」的锣鼓声响不断传来,于是好奇的伸 出脑袋观望。这楼下锣鼓阵阵,有人大喊:「姑苏城陈老爷比武招亲啦,各位江 湖人士、各位武林好汉们,有意参加者,请前往陈府大门,哪里有比武擂台啊。」 
  「铛铛铛铛」声响一路传开,引得无数人流向陈府涌去。
 
  「哦?比武招亲,我还没有见过,要不去看看?」张瑞心里给自己说道。 
  ……
 
  张瑞骑着骏马顺着人流,一路跟着前往那「比武招亲」处的陈府大门。那陈 府门前十分宽广,摆设了一个七尺高的方形擂台。那擂台正后方还有一处高台, 是举办本次招亲的陈府众人及家眷们。
 
  这陈府老爷见擂台周围满是围观的人,还有不少武林人士,于是只身上台, 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各位江湖朋友,各位武林人士,各位姑苏城的父老乡亲。 
  本人陈府家主陈天豪今日为小女陈飞燕举办这比武招亲,是为小女寻觅一名 如意郎君。小女如今年芳二八,待字闺中。小女自幼学习琴棋书画,温婉贤淑。 小女择婿准则老夫本以为将是考取功名的读书之人,却没有想到小女居然爱慕江 湖武林中人。所以老夫才在这陈府门前举办这比武招亲大会,希望各位武林年轻 俊秀、后生晚辈上台切磋一番,挑选出一名让小女满意之如意郎君。「
 
  这陈府家主陈天豪话音未落,台下就有人高呼:「这陈老爷,你家小姐长得 美不美貌啊?」
 
  「陈老爷,叫你家小姐出来看看呗。」
 
  陈天豪见台下如此反应,只得回答道:「各位,大家安静一下,大家要见到 小女,这没有问题,管家,快请小姐上来。」
 
  这台下围观的众人开始拉长了脖子,纷纷往擂台后方看去。张瑞也十分好奇, 这比武招亲对张瑞来说是非常新鲜的,人生第一次看见,也想凑凑这个热闹。 
  过了一会儿,这陈家小姐陈飞燕上来了,这台下的围观众人皆是吸了一口冷 气。
 
  「哗…」
 
  张瑞的目光随着这陈家小姐移动。张瑞有些难免心跳如麻,这陈家小姐实在 是太养眼了。那陈家小姐轻移碎步,翩翩而行。一身红衣,如火似焰。裙带摆动, 衣袂飘飘。那眉眼带俏,那嘴角含情,那琼鼻高挺,那皓齿白皙,那粉脸透红, 那娇耳嫩白。
 
  张瑞有些看呆了,这江南水乡女子皮肤真好啊,仿佛吹弹可破。
 
  那陈家小姐上台后,深深施了一女子抱腰礼。她没有说话,只是那对美目横 扫擂台下方一周,陈家小姐看到了那骑在骏马上的张瑞,呆了一呆,然后红了俏 脸。片刻后陈家小姐在仆人的搀扶下离开了擂台。
 
  擂台下面围观看客们纷纷起哄,为陈家小姐的美貌喝彩。
 
  陈家家主陈天豪见此时气氛高涨,便宣布比武开始。
 
  「老夫宣布,比武开始。这比武规则,乃是点到即止,不许重伤他人或是取 人性命。」
 
  很快就有人跳上了擂台,自报家门:「鄙人是蜀中唐门唐洪,是哪个想要上 台来挑战老子?」这唐洪一口粗俗的蜀中话。
 
  着下面围观的江湖武林人士中,很就有了挑战之人上台。
 
  挑战之人上台后,虚施一礼,道:「我来战你,鄙人嵩山剑派第三代弟子李 丹,请赐教。」
 
  说完,这台上两人纷纷亮出各自武器,搏斗开来,
 
  张瑞看的津津有味,这台上两人你来我往,确实精彩。这不同门派习武之人, 招式起手间果然大有可取之处。张瑞细看,这蜀中唐门之人身材并不高大,但是 却灵活之极,手中短刀舞得舞舞生风,恰到好处的挡住这嵩山剑派长剑攻击,这 长剑短刀的攻防看的张瑞赞不绝口。这长剑嵩山剑派之人发挥不出武器较长的优 势,反而被唐门之人处处掣肘,脸色越来越难看。
 
  终于「啊呀」一声,嵩山剑派的李丹被蜀中唐门唐洪一记刀柄击中胸口,倒 地不起。
 
  那蜀中唐门唐洪哈哈大笑,说道:「你龟儿子就这水平?还是回去吃你娘的 奶去吧,哈哈哈哈。」唐洪一口粗鄙蜀语嗤笑道。
 
  过了一会儿,又有人陆续上台挑战,结果这唐洪非常厉害,这些人纷纷被击 败。这唐洪傲视在场群雄,高喊:「还有没有人上台挑战老子?这江南姑苏城就 没有人了吗?」
 
  这在场群雄纷纷缄口不言,确实这唐洪有傲人的本事,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台 挑战。
 
  唐洪围绕擂台一周,还是没有人上台,便高声呼喊:「陈家老爷,你看这台 下没有人挑战老子了,你是不是宣布这陈家小姐该嫁给老子啊?」
 
  陈家家主陈天豪非常不满意这满口粗言的蜀中唐门唐洪,只是现在这情形, 台下居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台挑战于他,正在焦急思考:「难道真的要将女儿嫁给 这个粗鄙之人?」
 
  这时,这陈家小姐陈飞燕突然走上擂台开口说话了:「这位英雄好汉,按照 家父宣布的规矩,此时我应该嫁给你,但是我有个要求,你必须答应我。」 
  「哦?陈家小姐,你有啥子要求哦?」唐洪蜀语说道。
 
  「这位英雄,如果你能打败这骑马的少年英雄,我就马上嫁给你。」
 
  随着这陈家小姐的惊人言语,在场众人的眼光齐刷刷的盯住了骑在马上的张 瑞。张瑞这次真的被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啦?自己只是看热闹的,怎么这陈家小 姐就偏偏跟自己过不去呢?
 
  张瑞满头大汗,急忙解释:「对不住,对不住,我不是来比武招亲的,陈家 小姐你另请高明吧,实在对不住,实在对不住。」
 
  这唐洪就不高兴了,本来眼看就要报得美人归,却突然发生这美人要求打败 那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小子的事情?
 
  唐洪开口了:「那个龟儿子,你敢不敢与老子一战?」
 
  张瑞本来想要拒绝,却被唐洪无端辱骂,心中气愤。张瑞立即从骏马身上腾 身而起,然后稳稳当当的落在擂台中央,那杀过葛进欢这般厉害高手的气势一下 子就出来了。
 
  张瑞没有客气,直接说道:「请赐教。」
 
  旁边引起祸事的陈家小姐陈飞燕美目不住盯着张瑞,小脸微红。她见比武即 将开始,便匆匆下擂台,然后目光一直不转的盯着张瑞不放。
 
  看到这一切的唐洪很不高兴,非常不高兴。
 
  没有说话,唐洪立即抢攻上前。张瑞看得分明,刚才张瑞已经看清楚了这唐 洪的招式,这唐洪十分善于近身作战,张瑞立即使出《飞天秘录》身法,快速闪 到一边。这唐洪扑了一个空,仍不放弃,继续贴近。唐洪越来越觉得奇怪,这是 什么功法?怎么连张瑞身边衣襟都摸不到?唐洪被张瑞戏耍一番,心中激愤,心 头念头一转,悄悄摸到左手腕的那个东西。
 
  张瑞瞧得仔细,他看到唐洪的动作,猜测必是暗器一类,心中有了提防。 
  唐洪再次冲上前去,摸住了左手腕暗器,准备暗中偷袭。
 
  「咔嚓」,唐洪手腕暗器掉落。
 
  唐洪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是什么利剑?
 
  唐洪只觉得寒光一闪,手腕暗器的皮带子就掉落了。唐洪暗暗庆幸,这小子 这么锋利的利剑如果再移动分毫,自己的手腕就要不保,唐洪知道,这小子留了 一手,没有加害自己。唐洪觉得自己很是丢脸,没有碰到张瑞一下,还被打落了 秘密武器。
 
  不过这唐洪虽然粗言粗语,却是个性情耿直之人,他抱拳说道:「这位少侠, 刚才鄙人粗口相加鄙人失礼了,向少侠致歉。感谢少侠手下留情,鄙人感激在心。」
 
  那唐洪又继续道:「敢问少侠高姓大名?」
 
  张瑞收回「诛仙」剑往背后剑鞘一插,举手抱拳回礼:「鄙人张瑞,大侠客 气。」
 
  「张少侠,感谢你手下留情。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少侠后会有期,少侠以后 如果有事,可到蜀中唐门找鄙人一叙,少侠再会。」这唐洪说完,头也不回的就 离开了。
 
  此时最高兴的就是那陈家小姐陈飞燕,她着急的对自己的父亲陈天豪目光示 意。陈天豪哈哈一笑,走上了擂台。
 
  陈天豪一把拉住张瑞的手,高兴的对这擂台下众人说道:「诸位,诸位,还 有没有上台挑战这位张少侠的?」
 
  台下一片宁静,这张瑞实在是太厉害了,这打遍擂台无敌手的蜀中唐门高手 唐洪连张瑞衣襟都没有碰到,便落败下来,自己还敢上去挑战么?
 
  答案自然是没有,陈天豪等待片刻之后,见没人上台,便高声宣布:「诸位, 这张少侠就是老夫的女婿了,诸位,诸位都散了吧。哈哈哈哈。」
 
  陈天豪、陈飞燕父女高兴得紧,这张瑞却是呆呆的不知所措。「怎么?这是 什么情况?我成了陈家女婿了?」
 
  张瑞根本没有打比武招亲擂台的意思,他就是看看热闹,那陈家小姐虽然美 丽,但是张瑞已经拥有数位绝代佳人,还有情比金坚的娘亲妻子许婉仪,他可是 没有娶妻的打算。他刚才只是为了唐洪的一番粗言粗语才激愤上台的,他没有想 到会娶这陈家小姐。
 
  陈天豪见张瑞发呆,便吩咐管家将还在发呆的张瑞请进府中。张瑞被拉进陈 府大门后,才猛的发觉不对,于是挣开管家的手,运用轻功落荒而逃。
 
  这张瑞逃走,自然让陈府父女非常不满,这陈飞燕更是美目中泪水涟涟。陈 天豪立即吩咐家丁追寻张瑞,然后安慰女儿不止。
 
  张瑞远远逃离,才发现骏马被陈府下人拉走了,于是只得厚着脸皮回到陈府。 
  陈氏父女看见张瑞转回,心中窃喜。这陈天豪开口了:「这位张少侠,今日 这姑苏城里这么多的武林人士、江湖中人都看到少侠你获胜,得以娶到我的宝贝 女儿。少侠可不要做出这违约的可耻之事啊,你如果逃走,你让我女儿清白名声 怎么办?这城中众人都知道你比武招亲胜了,是我陈家女婿了。」
 
  「对了,女婿,你先进后院休息吧。」说完,陈天豪示意府中下人赶紧准备 客房。
 
  张瑞如同梦里雾里一般,怎么自己就成了人家女婿了?糊里糊涂的张瑞就进 了一处精致异常的后院。
 
  张瑞早就听说这江南园林天下一绝,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张瑞心里心乱如麻,暗暗哀叹:「这个如何是好啊,怎么回去跟娘亲交代? 
  不行,还是得告诉陈家家主,自己已经娶妻了。「张瑞定下了决心。
 
  张瑞正待前往会见这便宜「老丈人」,谁知这陈府丫环来请张瑞去府中园林 与小姐陈飞燕一叙。
 
  张瑞整理了一下心情,准备前去对陈家小姐说明自己已经娶妻的事情,于是 起身前往。
 
  这江南园林精美异常,太湖异石堆砌的假山,这亭台楼榭的园林水池,这水 池中的荷花莲叶,都让张瑞叹为观止。
 
  远远的,张瑞看见陈飞燕淑女一般坐在水池白石雕刻的精美栏杆边,玉手拂 水,娇美异常,张瑞有些发呆,这江南娇美女子果然美丽,皮肤娇嫩吹弹可破。 
  此情此景张瑞想起诗经里面的古词: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晰。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泗。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址。
 
  张瑞有些发呆,他努力稳住身形,走了过去,对陈飞燕开口道:「陈小姐, 鄙人张瑞今日冒昧闯上擂台,让小姐误会了。鄙人已经娶妻,不能再娶小姐,望 小姐见谅。」
 
  张瑞说完,深深一拜。
 
  「张公子,你说的是真的?」陈飞燕美目泪水涟涟。
 
  「不错,小子张瑞冒昧小姐了,请小姐原谅则个。」
 
  张瑞说话完毕,那陈家小姐陈飞燕身后却传出来一阵怒吼的声音:「你这小 子安敢欺骗老夫,小子,你安敢如此欺负我女?」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菊花好养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6-24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