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青青草视频,青青草在线视频,青青草青青青免费观看
首页  »  淫荡人妻  »  [我的好兄弟,替我开发娇妻。](1-2)作者:xiahanxi1314
[我的好兄弟,替我开发娇妻。](1-2)作者:xiahanxi1314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青青草 青青草视频 青青草在线视频 青青草青青青免费观看]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374


                              (1)
  我叫陈凯,今年28岁,身高176。我的老婆赵园,今年24岁,身高172,体重56公斤。胸不大,B罩杯,但是双腿细直,屁股又翘。还因为长相特别邻家女孩,五官小巧,让人看一眼,就想直接推到,狠狠操到她求饶。
  刚开始的时候,我和老婆体验性生活的时间很充足。慢慢生意大了,就很少有时间去照顾她了。

  老婆的性欲不是很强,但半个月不做一次,也是有点饥渴的。她在床上也是邻家女孩的样子,「嗯……嗯……啊」的叫床,不会说什么露骨的话。

  我有一个好兄弟叫陈浩源,在我手下工作。今年22岁,183的个头,长得像王力宏,很帅还特别壮。因为是兄弟,而且他在这城市没亲人,所以就让他住在我家了,吃饭什么的都在一起。

  老婆属于家庭主妇,相夫教子(那时候还没有孩子,15年才有的。),浩源又是也会帮忙一起收拾家务,所以老婆和浩源的关系一直挺好的。

  夜里,都快12点了,老婆穿着睡衣骑到我身上:「老公,你想不想要我。?」
  我当时就一个翻身把老婆压倒身下,「啊……唔……」双唇相接。都一个月没做爱了,当然火急火燎,没有多余的前奏,裤子脱了,直接进入正题:「啊……老公……慢点……疼……」

  哪管那么多,扶着鸡巴就一个大挺近。

  「没事……老公插插……就出水了」

  「啊……啊……疼……坏……老公」

  我和老婆声音都小,所以也不用担心浩源会听见。尽情的翻云覆雨……三分钟,我就内射了。给老婆擦拭流出来的精液时,看着老婆一脸的欲求不满,我只好道歉:「老婆,最近太忙了,对不起。」

  「没事,我也知道老公是为了我才那么拼命挣钱的。你睡吧,我先去洗洗,时间不长,射的太多了。坏老公。」

  说完,老婆就下床要去洗手间。

  我:「你不穿裤子啊?」

  「都是你的精液,不小心滴到裤子上还得洗。」

  (我家主卧没有洗手间,要用大家公用的。)

  「你不怕被浩源弟弟看到。?」

  「这个时间他应该都睡了吧,没事。」

  我想想也是,就点点头:「那我先睡了。」

  老婆「嗯」了一声就开门出去了。

  不知睡了多久,感觉有点渴,就想起床去倒杯水,坐起来发现老婆还没回来。
  看了看时间,都过去20分钟了。这妮子,有多嫌弃我,洗那么久。

  打开门走到洗手间,看见里面灯亮着,正打算去开门,突然听到老婆的声音:「浩源……嗯……不……不要舔……了……嗯……你凯哥……刚……射过……」
  脑子一片空白。虽然我有淫妻倾向,但还没想那么快,而且我没给老婆舔过穴,她也没吃过我的鸡巴,这小子也是胆子不小啊。想着我就要打开门揍他一顿,有听到浩源的声音:「嫂子,你刚刚那样勾引我,我哪能忍得住,这么美的穴,又刚洗过,我当然要尝尝。」

  「我哪……嗯……有……啊……勾引你……嗯……是你……不敲门……就进来了……啊……」

  听起来老婆被舔的一定很爽,都语无伦次了。

  「嫂子……唔……你灯不开,门不锁……唔……我哪知道里面有人……唔……而且我看你刚才那么自慰也不舒服……唔……不如我帮帮你,也帮帮凯哥……唔……」

  这小子,听说话的节奏,这是一遍舔着老婆赵园的蜜穴,一边聊天,是一刻也不放过他嫂子啊。

  「嗯嗯……你个……坏……浩源……啊……嗯……谁让……你帮……嗯…
  …我……哪知道……啊……你这……时候……嗯……还不睡……」

  「我只是晚上水喝多了……唔……唆唆……睡醒出来上厕所……唆唆……就碰到嫂子这么淫荡的一幕……嗯……我哪受得了……我很喜欢嫂子呐,你就让我好好品尝一次吧……唔……」

  这时候我就听懂了,也不能怪浩源弟弟,年轻气盛的,一个邻家美女在你面前自慰,谁能把持住。浩源最后那一句应该很深情望着老婆说的,因为老婆已经不说一句怪他的话了:「就……就这一次……嗯……不……不准……用……嗯……那个……」老婆说的应该是浩源的鸡巴。

  我也开始释怀,裤裆里的鸡巴又硬了起来。我听着他俩的对话,用手撸着。
  「嗯……嗯……快……高潮了……嗯」

  「嫂子,等会也给我口交下呗,弟弟好久都没碰过女人了……唔……」
  浩源暂时没交女朋友,之前交了两个,都分了,他说想先打拼下事业。不知道老婆会不会同意,毕竟都没给我口交过。

  「啊……不行……我不……啊……喜欢……啊……啊……啊……浩源……啊!!!」

  老婆高潮了。我也跟着射在了垃圾桶里。

  「好吧,那我给嫂子打扫一下淫水,就回去睡觉好了。」

  我听出了浩源的不高兴,毕竟都到这节骨眼了,谁不急。不过老婆也是保守之人,这次让他撞见,估计也是破罐子破摔。

  我回到房间,喝了杯水,又把杯子放回原处,就像我没醒过。一会儿老婆回来了,躺在被窝里,腿碰到我的时候,还能感觉到明显的火热。

  浩源老弟,以后会有机会的。
           
                         (2)

  那晚之後,老婆再去洗手間的時候,都特別小心,有時去洗個臉,都會不自覺的把門鎖上。有一次我試探性的問老婆為什麼鎖門,老婆支支吾吾:「因為…………呃……順手了嘛。反正我洗臉的時候,你們又不能上廁所幹嘛的。」老婆的回答讓我哭笑不得,看來她還是良家心態,得慢慢調教開發了。

  這幾天,老婆吃飯的時候,都是悶著頭吃自己的,也不說話。有幾次,浩源主動去幫老婆做家務,不小心碰到老婆的時候,老婆會條件反射似的向後退。
  這小子,果然還是經歷不多,不懂良家的心理,還是得靠大哥給你創造個機會。

    老婆還跟我商量,要不然讓浩源出去租房子住吧,我們給他出一半的房租。
  當時我就拒絕了:「老婆,不好吧。讓浩源弟弟一個人出去住,我感覺不放心。雖說是男孩子,不過這要是哪天被一女鬼勾引了,我怎麼交代。」

  說著我擺出一副無奈的表情,老婆被我的玩笑話逗樂了,笑著打了我兩下:「別亂說話。」

    之後老婆也沒提過讓浩源搬出去,應該是怕我為難吧,善良的妻子。
  不過我可是「壞人」,我已經計畫好如何給浩源弟弟創造機會了。對付我老婆這種良家,只能用灌醉這方法了。

  一個星期後,我感覺老婆已經慢慢釋懷了,畢竟浩源也沒再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於是,下午我打電話給老婆:「今天累壞了,晚上整幾個好菜,我跟浩源老弟喝點. 」

    「嗯,那你們早點回來。」

  晚上八點半,我和浩源回到家,餐桌上已經擺了五道菜。老婆還在廚房:「還有一個菜,你們先洗手。」

  如果老婆知道這是個局,是她老公打算讓好兄弟真正操她一次,老婆還會不會這麼辛勤?

  六菜一湯,我們開動了。老婆趙園是不會喝白酒的,我也從來沒讓她喝過.到今天這個場合,怎麼也得灌倒她:「園園,今天都挺高興的,你也陪我們喝點吧?」

    「我又不會喝酒,用茶代替吧。」

  浩源老弟永遠都是跟我同一戰線,他總能再旁邊畫龍點睛,這也是我願意讓他來我這上班的一大原因:「嫂子,今天我跟凱哥累壞了,但心裡很高興,畢竟是自己的生意。你看你在家忙裡忙外的,還照顧我,怎麼也得讓我敬你一個。」
    老婆還不是很情願:「我不會喝酒,喝多了就沒辦法洗碗了。」

  浩源老弟很有眼力勁:「沒事,我們不會讓你喝多的。再不行,我來刷碗嘛,又不是沒幹過. 」

    「老婆,來點吧,沒事,一切有浩源老弟呐。」

    「好吧,別給我倒多了。」

  我們侃侃而談,都是些工作、家庭的事。二十分鐘過去了,老婆都已經有點暈了,她才喝了一兩酒。

  「來來來,作為小弟,得敬凱哥和嫂子一個。特別是嫂子,家庭主婦其實才是最累的,感謝嫂子。我先幹為敬。」

    浩源酒量是真不錯,一斤幹不倒。

    老婆揉了揉有些暈眩的額頭:「不喝了,我有點暈了。」

    「啊?嫂子要實在不行,就喝茶吧。」

  這小子,你要是事前知道這是老哥給你創造機會,你還會不會不讓你嫂子把這杯酒喝下去?

  這時候就輪到我在旁邊火上澆油了:「老婆,浩源老弟敬的酒,怎麼也得喝完。不然你分兩次喝?不過,一次是辣,兩次也是辣。」

    「你們就欺負我一個不會喝酒的。浩源,待會你刷碗。」

    「沒問題,嫂子。」

  老婆一飲而盡. 我給浩源使眼色,他又給老婆倒上了有一兩酒,這是第三兩了,應該可以了。於是我和浩源加快了速度,我要讓他以為我也喝多了,這樣他才放的開. 「行了……都……快十一點了……呃……喝了這最後一杯,聊聊天,去睡覺. 」

    我裝作暈頭轉向的樣子。

    「凱哥今天不行嘛,這一人才六七兩,你就有點醉了。」

    嘿,還較上勁了,要不是因為你,我能認慫,你的酒量可是老哥給你帶上來的。

    「不行了……呃……有點累……今天……今天得早睡覺. 喝了!!」
    說完我就端杯喝光了,好遠也跟著幹了。

    「老婆,最……最後一杯了,喝了吧,喝完……你回去睡覺. 」
    「嗯嗯,嫂子等會早點睡,我來刷碗。」

  老婆端起酒杯,看了看,又看了看我們,捏著鼻子一口喝完。然後露出痛苦的表情說:「我不陪你們了,我先回房間睡覺. 」

    「行,我跟老弟再聊會兒。」

    「那嫂子你慢點,扶著牆。」

    有我在,浩源還是老實,都不敢去扶她嫂子。

  我們又聊了有十幾分鐘,我就說讓浩源收拾收拾,碗留到明天刷,我回去睡覺. 我知道浩源肯定會把碗刷了,所以趁他收拾好桌子,在廚房刷碗的時候,我打開主臥,看了一眼熟睡的老婆,就跑到浩源的房間裡,躺床上裝睡著。

  過了一會兒,浩源老弟回到他房間,看到我在床上躺著,叫了我兩聲,我沒理他。他又在床邊推我:「凱哥,你睡錯地方了,這是我房間. 」

    我大力一推他:「起開,我自己脫衣服。」

    說著就坐起來,脫鞋、脫衣服。很慶倖這是張單人床,不然計畫就泡湯了。
    「哎哎哎,凱哥,這是我的床,嫂子在對面臥室。」

    浩源拉我,不讓我脫衣服。

    「趕緊去睡你的覺,別打擾我跟你嫂子。」

  我裝作聽不懂的樣子。直到我脫完躺下,浩源無奈的歎了口氣,給我倒了杯水放在了床頭,就出去了。

  幾分鐘後,客廳的燈滅了。又等了一會兒,我就披了件外套出去了。我們家,客廳陽臺與主臥陽臺是一體的,這樣顯得更大。

    春天的夜,無風,寂靜. 一輪明月高高懸掛,映照著人心中的魔。
  我現在臥室陽臺上,把推拉門拉開一道縫隙,用食指把窗簾向兩邊扒開. 看到了浩源與老婆趙園同床共枕的畫面,不過還沒什麼進展。畢竟上次是老婆自慰被撞見,他鬼迷心竅了。

  我這個位置,只能看見浩源老弟,因為是側面。根據我對浩源的瞭解,他喝過酒之後,性欲很強,今晚應該會有事發生。我想著,十分鐘之後,如果沒發生什麼,我就回去睡覺. 果然,才四五分鐘,浩源老弟就有所行動了。他直接把被子掀開,我看到浩源還沒脫褲子的腿上,放著老婆的一隻美腿,而且還有一隻手搭在了浩源的胸上,最主要的是,老婆只穿了內衣內褲,粉色蕾絲. 「老公,頭暈,你幫我脫衣服。」

  老婆呢喃著,殊不知,她身邊的男人,是她老公的好兄弟,還在前幾天被這個男人用舌頭舔到高潮。

    浩源叫了兩聲嫂子,老婆迷迷糊糊,嗯了一聲。

    「我是浩源。」

    「快幫我脫衣服,我夠不到了。」

    老婆撒嬌著,卻根本沒聽到是「嫂子」,還是「老婆」,只知道有人回應她。

  浩源慢慢翻身,雙手環抱住老婆,解開了老婆的文胸。老婆很瘦,鎖骨比較明顯,胸是B 罩杯,我是臀控,所以不太在意胸的大小。老婆的皮膚很白,所以粉色的乳頭和乳暈顯得特別美。

  浩源又叫了兩聲嫂子,老婆沒說話,估計已經睡著了。可是他們的身子還緊緊的貼著,我能想像浩源的身子現在有多熱。

  老婆的手環抱住浩源的脖子,頭紮在浩源的胸裡,而浩源環抱住老婆的背,使得老婆的胸也摩擦著他的肚子。那種感覺,不言而喻。

  終於,浩源忍不住了,慢慢抽出抱著老婆的手,把老婆放在他脖子上的手也抽離,然後把自己脫了個精光,翻身騎到老婆身上。

  之前就聊過我們各自的雞巴,但都沒見過硬起來之後的。浩源總說比我的長,但沒我的粗。這次看到也是一驚,他的雞巴應該跟我一樣粗,而且還很長,17公分總要有的。老婆肯定會被這只大雞吧操的浪起來吧?

  浩源吻住老婆的嘴,老婆也雙手抱住他的脖子,看來老婆他們在舌吻。他的頭慢慢的向下移動,親過老婆的臉頰,又在老婆的頸部與耳朵上逍遙了一會兒,女人的耳朵都很敏感,老婆也是。我已經聽到老婆不受控制的叫出聲了:「嗯……嗯……老公……癢……嗯」

  老婆縮了縮脖子,浩源更來勁了,用他強有力的舌頭,好好的刺激了一下老婆。

    直到老婆求饒,把他的頭按到了自己的胸上。

  現在窗戶外面的我,內褲已經隆起了一個帳篷,於是我只好用一隻手扒著窗簾,一隻手去撫摸我的小兄弟。

  浩源右手抱住老婆的小蠻腰,左手一把握住老婆的胸,用力的捏揉,一隻胸在他手裡變換各種形狀。比我暴力多了,但可能是喝過酒的原因,老婆竟然不覺得疼。他用嘴含住老婆的另一隻胸,或咬或舔。

    「啊……啊……好舒……服……啊……老公」

    「唔……唆唆……唔」

  浩源在老婆的胸上努力著,親完一隻換另一隻. 然後又慢慢下移,舔著老婆的肋骨和肚子,最後又從腰部的位置一下舔到老婆的下巴,動作快慢有序。每次在老婆的頸部,他都會慢下來,老婆都會緊緊的抱著他的背。這招應該很爽?
    「嗯……嗯……老……嗯……老公……嗯」

  老婆已經發情了,卻依然不知道身上的男人是誰. 浩源一手抱著老婆,嘴又回到老婆的耳朵上,然後手腳並用,把老婆的最後一道防線脫掉,扔到地上。趁著月光,明顯能看到內褲上的一片水漬,還有老婆那一篇黑森林。我是老婆第一個男人,而且剛結婚才一年,所以她的小穴還是特別嫩。

  浩源的嘴照顧著耳朵和脖子,一隻手貼在了老婆的蜜穴上,應該是在揉老婆的陰蒂。

    「啊……老公……啊……啊……」

  可以看出來老婆已經迫不及待想讓一根大雞吧插進她的小蜜穴了,可浩源還在調情,他是要徹底激發老婆的性欲。

  浩源慢慢移到老婆的腿根處,他輕輕的舔著老婆會陰和大腿兩側,就是不碰到陰唇和陰蒂。

    「嗯……嗯……癢……老公……嗯……」

  老婆微微抬起自己的臀部,想往浩源嘴上貼,可浩源怎麼會讓她得逞。老婆的酒量真不行,不然這個時候還不醒來。畢竟我可沒給老婆做過口交。

    「啊……」

  老婆大叫了一聲,讓我回過神來,原來浩源已經深深地埋在了老婆的胯間,他在用力的舔咬著。浩源曾說過,他特別喜歡吃穴,但要乾淨. 他還專門在網站上學習如何口交。

    「嗯……唆唆……唔……唔……唆唆」

    「啊……老公……啊……我要」

    老婆終於控制不住,開始求身上的男人操她了。

  浩源意猶未盡,用嘴舔乾淨了老婆陰道外的淫水,又舔了幾下陰蒂,讓老婆顫抖不已。

  浩源坐起身來,把老婆的雙腿架到自己的肩上,扶著他17公分長的雞巴,在老婆的陰唇上摩擦。

    「嗯……老公……給我嘛……老公……嗯」

    浩源把龜頭慢慢放進老婆的陰道裡. 「嫂子,你真美。」

    說完,就一個挺身。

    「啊……」「啊……好緊……爽」

    老婆已經說不出話了,她只能用手緊緊的拉住枕頭,雙腿夾住浩源的頭. 浩
源趁熱打鐵,開始抽插。

    「啊……啊……老公……老……公……啊」

    老婆做愛的時候,只會這麼叫,但我也是第一次聽她叫的那麼激烈。
    「啊……啊……老公……輕……啊……點」

  浩源喝過酒之後,哪會聽這些,而且他也半年沒交女朋友了,依舊大力的抽插著,還用力的揉捏著老婆的胸。那白白的肉球上,都能看出一抹殷紅. 果然不是自己的,都不愛惜。我依舊在陽臺擼管,只聽老婆叫床的聲音,我都快要射了,太激烈。

    「啊……老公……啊……!!!」

  老婆高潮了,浩源抽出自己的大雞吧,慢慢把老婆翻個身,他本來應該是要老漢推車,但老婆不僅喝醉了,而且剛被送上一波高潮,實在跪不了,索性他就讓老婆趴著。在我這個角度,看到老婆的胴體真是享受,那光滑細膩的背,還有我最喜歡的翹臀。

  浩源用手拍了拍老婆的翹臀,看來他也很喜歡. 我看著他的大雞巴,又慢慢陷入了老婆的股間,把老婆的屁股都給壓扁了。

    「啊……老公……」

    看來雞巴長,插得深,就是不一樣。

  浩源又開始活塞運動,他時而騎著老婆,輕輕拍打老婆的翹臀。時而又整個人趴在老婆身上,把老婆的頭轉過來舌吻。

    「嗯……唔……唔……嗯」

    老婆被浩源老弟操的浪叫。

    「啊……啊……老公……快……啊」

    「啊……嫂子……啊……」

    「老公……啊……!!!!」

    「啊……嫂子……啊……!!!!」

    「嗯……嗯……嗯!!!!」

  我們三人同時高潮了,老婆被內射。我看到老婆與浩源的交合出噴出了一些淫水,老婆潮噴了。浩源也累了,趴在老婆身上休息,雞巴竟然還不打算抽出來。
  剛射完,很虛弱,躡手躡腳的回到房間,喝了杯水。突然想,以浩源的性欲,晚上應該不止一次吧,我應該錄下來。我在客廳找到DV,又回到臥室陽臺,把推拉門又打來一點,把DV打開放在地上,又返回房間,把手機鬧鐘定到5 點. 安心
的睡了。

  5 點鬧鐘準時響起,我急忙穿上外套去陽臺. 剛走進,就聽到老婆的聲音:「別……啊……浩源……我們……不……嗯……能……啊……啊……」

    夜,到底發生了什麼.

               【待續】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2-25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