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青青草视频,青青草在线视频,青青草青青青免费观看
首页  »  综合小说  »  [苏米亚战歌](第三章)(04)作者:indainoyakou
[苏米亚战歌](第三章)(04)作者:indainoyakou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青青草 青青草视频 青青草在线视频 青青草青青青免费观看]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3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全面战争」#4
 
  神圣俄罗斯帝国,帝都?莫斯科。
 
  克里姆林宫人事异动后的首场黑金会议有了不少变化。以往乃是仅限皇亲参 与的高阶政治会议,如今加入了辅政女爵团负责的中阶政治议题,两相合并之后, 与会人数也从三名扩展到二十四名。
 
  每场会议并非全员都要出席,而是依照当日议程而定,意即会议将持续一整 天,女爵们则轮流在一名皇亲主持下进行会议。
 
  本日开场会议定於早上七点四十,与会女爵们在二十分钟前相继抵达现场。 
  打头阵的是身穿橄榄绿厚实礼服系上灰白缎带的柴可夫斯卡娅女爵、酒红色低胸 
  洋装的芙兰诺娃女爵、走时尚风紫罗兰色斜肩礼服的马汀诺娃女爵。
 
  花枝招展的三位女爵都化得一脸浓妆,在她们精心挑选的女仆簇拥下进入克 里姆林宫。在此之前,她们这些代表学院派、工业派以及传统派的女爵根本无法 因政入宫,三派贵族之间的角力对於中央来说只不过是区区中阶政治问题。因此 经过层层关卡刷掉一批又一批的女仆时,众人的余裕彷彿也跟着一层又一层地给 扒走,最后得以进入乌拉尔厅的只剩下她们三人,心情不由得紧张起来。 
  这可是直接在皇帝陛下亲信面前举行的全俄罗斯最高会议。
 
  本来连卡拉姆金娜公爵那样的一级女爵都无法参与,如今连她们这些准一级 女爵都获邀了!
 
  和紧张情绪相应的激动之情涌上心头,女爵们纷纷流露出期待中带有些许不 安的美丽表情。
 
  距离会议开始还有一段时间,皇亲也还没到场,以往就同样的议题讨论过无 数次的女爵们暂且放下各自的立场,在女仆们送上茶点时寒暄一番。
 
  柴可夫斯卡娅女爵一派优雅地执起茶杯,灰绿色的双唇在浓郁香气前轻轻摆 动:
 
  「芙兰,上次的事情,彼此都辛苦了。」
 
  芙兰诺娃立刻想到前第五皇女的秘密监狱,内心深处传来一丝不得体的雀跃。 她细心掩饰住这份鼓动,扭动酒色嘴唇回答道:
 
  「姊姊也辛苦了。多亏了陛下恩泽,我们才能脱离如斯恐怖……且令人难过 的地方呢。」
 
  芙兰圆滑的措词提醒了柴可夫斯卡娅。换成自己肯定也会做好监视准备的场 合,确实有必要慎重些。於是她清了清喉咙,开始和芙兰三句不离对陛下的恭维。 
  对於这两位遭受前第五皇女整肃的女爵,马汀诺娃以亲切的笑容守在两人交 谈外的地方,以免让她们猜知她那曾短暂主导自我的野心。
 
  她是传统派贵族首,在国家体制上和联邦制的学院派、共产制的工业派相互 对立的──帝制传统派。
 
  尽管国体已为帝制,掌控国家命脉的贵族们仍然对不同体制怀有憧憬,各自 的理念冲突也未曾停歇。所以当远在圣彼得堡的马汀诺娃得知莫斯科的整肃名单 中有这两位女爵,内心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一连串吸收并击溃两派残存势力的计划。 不巧的是她的计划尚未展开,两位女爵就被新上任的皇帝陛下所释放,派系统一 的伟业又得无限期延后了。
 
  「玛尔塔卿,您在圣彼得堡有听闻伊琳娜前院长的消息吗?」
 
  话题突然就转到自己头上。马汀诺娃维持笑容答道:
 
  「不,皇务院至今未曾透露半点消息,也许连普希金娜院长都不晓得呢。」 
  犹如节奏更加缓慢的华尔滋,柴可夫斯卡娅的声音抱着她的声音装饰性地环 绕几圈、讚美几次陛下,才掀起高潮──说出重点:
 
  「其实呢,皇亲的事情由不得咱们插嘴,不过我倒是很在意索可萝殿下如今 身在何方……」
 
  马汀诺娃盘起双臂,面带微笑放任对手跳起单人舞步。毕竟这话题太过敏感, 不适合一边恭维一边谈,这里她就以暂退一步表达自己的看法。
 
  柴可夫斯卡娅察觉到她的用心,只好将话锋一转,和芙兰继续进行没什么重 点的闲聊。
 
  看着两人相谈甚欢的情景,马汀诺娃微笑着在心中倒抽一口气。
 
  真是可怕。
 
  事情才刚过去,马上就开始探明敌我、组织复仇的势力,帝都贵族这股能耐 实在令人咋舌。
 
  据闻柴可夫斯卡娅家除了芙兰诺娃家以外,还和瓦西列夫斯卡娅家、卢普金 娜家密切往来,也就是说实际势力范围乃是学院派贵族、工业派贵族、准一级贵 族以及二级贵族,几乎佔去了莫斯科中阶贵族以下的七成家族。而现任陆军元帅 赫夫诺娃也是支持这些人的,这就意味着柴可夫斯卡娅的复仇计划绝非空口白话。 
  既不能对皇亲无礼、又绝对不能与这股庞大的势力为敌,马汀诺娃告诫自己 在面对这群女爵时必须更加谨言慎行。
 
  「话说回来,不晓得今日的司仪是哪位皇亲。姊姊觉得会是谁呢?」
 
  「这个嘛,吉娜依达皇亲抑或玛丽亚皇亲吧。芙兰呢?」
 
  「我跟姊姊一样哦!」
 
  果然只会讲出登基典礼当日出现在陛下身边的那两位皇亲,奉承意味真是明 显啊。
 
  「那么,玛尔塔卿?还请向我们透露您的预感。」
 
  还不忘藉题刺探一番。
 
  这里该回答哪位皇亲好呢?无论如何都是二选一的局面。若是像芙兰诺娃那 个呆子做出没头没脑的答覆,肯定不会被当成愚蠢的妹妹谅解吧。两者并入答案 的选项也早就有人选了,所以现在应该是做出抉择的时候。
 
  就既有的资讯和传闻来判断,一方是足智多谋的智者,一方是统领后宫的人 才,和莫斯科关系较为密切的是前者,在背后大力支持皇帝陛下的是后者。从两 人的相对位置上来看,吉娜依达皇亲是比较获得贵族们支持的对象,而玛丽亚皇 亲则被视为讨好陛下的选择。也就是说,这里应该选──
 
  「果然还是难以抉择呢!两位皇亲都是如此优秀。」
 
  柴可夫斯卡娅对这暧昧的答覆报以无懈可击的浅笑,仅仅留下一声不很重要 的短鸣便将焦点转回芙兰。
 
  圣彼得堡(莫斯科)的傢伙真是棘手哪──两人心中不约而同地作如是想。 
  无论选择哪一位,答案都会被两个立场的人们加以批判,既然如此那么做个 缩头乌龟也是莫可奈何。毕竟她从来就不像立场鲜明的芙兰诺娃,恣意妄为的发 言可是会带给整个传统派成员相当大的负担。
 
  到了会议开始的前一分钟,门口方向传来一阵骚动,众人立即坐挺了身子, 以求带给不知名的皇亲良好的第一印象。
 
  乌拉尔之门敞开的瞬间,柴可夫斯卡娅、芙兰诺娃和马汀诺娃同步起身,恭 敬地朝门口行礼。
 
  「哎呀、哎呀呀!快免礼、免礼!真是的,第一天做这个司仪,大家不要把 气氛弄得太紧张呀!」
 
  耳熟的声音挟着眼熟的面容同时袭向厅内三人,预测外的对象完全颠覆了她 们的认知。
 
  首先是……深靛色的竞速泳装。
 
  担当司仪的那位皇亲身上只穿这么一件泳装,美丽的银白色长发看不出半分 湿润,也嗅不出消毒水的气味,想来并不是游泳到一半才急急忙忙赶来,而是打 从一开始就以这副模样前来主持。
 
  这里是克里姆林宫,没错。
 
  即将举行的是黑金会议,也没错。
 
  那么那件竞速泳装究竟意义何在……?
 
  第二个问题是……胸部。
 
  轻松胜过马汀诺娃小巧优雅的B罩杯。
 
  亦超越了芙兰诺娃坚挺美丽的D罩杯。
 
  甚至凌驾於柴可夫斯卡娅自豪的G罩杯。
 
  身为优秀的莫斯科及圣彼得堡女爵,她们对於性徵在穿着打扮上的表现各有 一套审美标准,但也不是没见过所谓的例外。然而即便是特例也该保有最低限度 的美感。当看见那对显然是常识外的胸围与罩杯硬要塞进明显塞不下的竞速泳装 内,众人的脑袋因着强烈的冲突感陷入短暂的空转。
 
  最后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是「她」?
 
  在众人各自为这问题所困扰而反应迟缓的当下,门扉经已闭上,泳装司仪也 挺着大到夸张的胸部来到会议桌前,发挥出那股从众人身上吸取过去的活力,绽 开笑颜宣告道:
 
  「嗯──先来个自我介绍。本人是负责司仪的皇亲代表,玛丽安娜!小女子 不才,只有四十年的皇帝资历,若有不周到之处还请各位多多海涵!」
 
  玛丽安娜四世回归帝都的消息只花了一个上午便传入所有贵族耳里,尽管众 人对此看法不一,可以确定的是政权交接后产生的动摇获得了稳定。
 
  而那件看似竞速泳装的衣服实际上乃是新式重装步兵的驾驶员战斗服,能够 保护驾驶员在外骨骼装甲内部的身体。不过当然,标准战斗服还包含了四肢与颈 部的防护。至於玛丽安娜为何身穿经过修改而失去防护意义的战斗服,也只有故 作神秘的当事人知道了。
 
  戈尔基宫一早便闹得鸡飞狗跳,这是因为在至关重要的黑金会议开始前三十 分钟,负责司仪一职的弗拉德莲娜皇亲突然失踪了。女仆长柳德米拉动员全宫三 分之二的女仆四处搜索,总算是在一年才用一次的客房厕所里找到被五花大绑又 塞了颗箝口球的皇亲。
 
  居然在陛下即位后的首场重大会议做出这种事,无论犯人是谁都绝对不能轻 饶!柳德米拉做好即使陛下大发慈悲、她仍要狠狠教训肇事者的心理准备,恳切 地请求不知为何面有难色的皇亲说出元凶。
 
  当她从皇亲口中听到前任皇帝的名字,不禁跟着面有难色了起来。
 
  虽然在先前的皇女宅邸已经见识过前任皇帝那异於常人的想像力与行动力, 她实在没想到竟然连黑金会议也被乱来,对这位热心相助的皇亲未免太无礼了, 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代为致歉再说。
 
  不过才刚解脱的弗拉德莲娜并不那么在意自己遭受的对待,她对柳德米拉的 体贴报以温暖的微笑,为免对方尴尬还特意安抚道:
 
  「啊啊……没事的,请别在意。皇姊她从以前就是这副德性。因为太久没被 她捉弄,这次才会不慎中计……」
 
  是个表里如一的温柔大姊姊呢。
 
  这么想或许失礼,但柳德米拉真心希望玛丽安娜四世可以学学她的皇妹们。 
  明明无论是活跃於台面上抑或不常露面的皇亲都很正常,究竟是怎样才能变 得如此特立独行啊?
 
  除了玛丽安娜的人品,尚有另一件重大问题令柳德米拉备感困扰,那就是戈 尔基宫警备系统的失灵。再怎么说现在祖国的母亲可是安娜塔西亚陛下,玛丽安 娜却能在戒备最森严的地方捣蛋,这安全漏洞势必得尽早修补才行。
 
  到了正午,柳德米拉亲自率女仆保护前来换班的弗丽妲皇亲前往克里姆林宫, 正好在宫外碰上刚散会的莱蒙托娃等人,唯独玛丽安娜怎么样都寻不着。经过一 脸疲倦的莱蒙托娃女爵提醒,她才得知危险分子早已藉由秘密道路金蝉脱壳,现 在大概已经溜回戈尔基宫。
 
  被摆了一道……不,这么一来弗丽妲皇亲就安全了,至少此行目的顺利达成。 再来只要联络斯特妮卡守护好陛下、确保午后会议顺利开始,就能回过头来专心 防守。
 
  当柳德米拉忧心忡忡地赶回戈尔基宫时,宫内也有个人正为了同样的对象感 到忧虑。本次准受害者乃返回第一皇女寝房拿个东西却被玛丽安娜半强迫地带上 床的艾萝。
 
  「要是不从,我就去袭击小安娜唷!」
 
  为了亲爱的主人着想,艾萝只得乖乖就范,同时期盼着贴身女仆能够悄悄地 带来援军──
 
  「那边的女仆,你敢踏出房门一步,我照样会袭击小安娜喔!」
 
  为了亲爱的主人的主人着想,艾蜜莉只得乖乖就范。
 
  姑且不论这位的身分,那种实现率超过百分之百的威胁早在先前就见识过好 几次,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这么一只可怕的禽兽到小安娜身边──英格兰出身的前 名门淑女和鄂木斯克的前优秀秘书达成眼神共识,决定在此遏止名为玛丽安娜的 美丽禽兽。
 
  使两人进入备战姿态的祸首正一脸松懈地埋进艾萝胸口磨磨蹭蹭,那对大到 比艾萝加上艾蜜莉还要再大两倍以上的胸部沉重地压向艾萝腰际,虽然从上头看 过去相当壮观,实际感受到超级巨乳重量的艾萝却一点儿也激动不起来。 
  更何况还是紧紧压缩在竞速泳装内,再怎么上等的胸部都会因此变得硬梆梆, 触感也随之大扣分。
 
  玛丽安娜一蹭就蹭了快十分钟,艾萝对於自己身为准皇亲消失了十分钟却无 人救援感到灰心。当然也有可能寝房外已经被佔领了,但是外头一点声音也没传 来,不免令人对事情的发展忧郁不已。
 
  等到玛丽安娜满足地起身,艾萝这才发现前陛下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那个,请问……」
 
  玛丽安娜注意到艾萝的视线正在下半身打转,於是扯起铃铛般的嗓音嘻嘻笑 着说:
 
  「为了穿这身衣服,暂时把阴茎拿掉啰!不然竖一根在那儿很奇怪嘛。」 
  「啊……对喔,是可以取下的东西呢。」
 
  对於前任皇帝的印象总是和抱女人脱离不了关系,因此艾萝差点忘了这儿本 来就是没有阴茎的世界。
 
  「怎么突然关心起这玩意儿呀?你也想装一根吗?想对朕的宝贝孙女……啊 不对……想对我的宝贝孙女做一大堆下流的事情吗?」
 
  「才没这回事!」
 
  不如说……那种事情无论是梦里还是现实早就做过好多次了。
 
  想必前陛下和她梦里的对象也是这样吧?尽管如此还是精力旺盛到可以把亚 美妮亚小姐玩坏掉、甚至试图对自己的女儿下手,简直就是只欲海猛禽。 
  「要是你想的话,我可以叫人帮你装喔!」
 
  「这就不必麻烦了……」
 
  「你不想把小安娜压在床上、用你那根粗壮肉棒好好蹂躏小安娜稚嫩的肉穴 吗?」
 
  「这、这个话题有点……」
 
  「咕滋咕滋──啊嗯!用浓稠的精液灌满小安娜的子宫,然后一边轻摸那张 羞红的脸蛋、一边看着精液从小肉缝汩汩流出!」
 
  「哇啊啊!请别再说了……也请别做出那种手势啊啊啊……!」
 
  两手分别圈起以及做出插入动作的玛丽安娜见到艾萝害羞的反应忍不住大 笑,一股触动心头的充盈感涌了上来,这与当初她发现女儿有了对象时的感觉 如出一辙──要不是那时训练出来的自制心,现在恐怕已经衣服一脱就把眼前的 美人儿吃乾抹净。
 
  「好啦,不逗你了。不过你的衣服再不整理好,说不定我会反悔唷?」 
  「我马上整理……!」
 
  反应不错。
 
 虽然就算流露出想被吃的表情也没差──那反倒还合了她的意──不过这么 
  一来就无法安心将小安娜託付过去了。
 
  玛丽安娜对艾萝投以打趣的目光,悄悄撕毁心中的备选名单,然后坐到床边 示意女仆送上茶水。
 
  茶香温柔地升起,艾萝尚且余惊未定,玛丽安娜宛如谈心好姊妹般和她肩靠 着肩,在她即将喝第一口茶时悠闲地开口:
 
  「你会是个不错的皇后。」
 
  「噗呜……!好、好烫!」
 
  艾蜜莉立刻用毛巾擦拭艾萝被热茶烫湿的部位并取过茶杯,接着迅速检查了 一遍,确认无大碍这才退到一旁准备新茶。艾萝对艾蜜莉的手腕只有佩服二字可 以形容,至於害自己喷茶的凶手嘛……唉,真希望别用若无其事的语气突然说出 如此重大的事情哪。
 
  想当初陛下也是突然这么问,当时可是差点就吐槽回去呢。
 
  这反应虽然很有趣,一再捉弄就会显得很乏味。於是玛丽安娜等艾萝喝了茶、 定定神之后,这才继续刚刚的话题。
 
  「艾萝,以下我说的话你要记好了。」
 
  「是的……?」
 
  艾萝战战兢兢地答道。看来这次不是临时起意问个一两句这么简单了。 
  「今早我已替小安娜物色几位不错的人选,你身为准皇后,现在开始就得和 这些贵族打好关系。」
 
  「我……?」
 
  「对呀!你以前不也是贵族?一起吃吃饭、喝喝酒、抱抱女人,对你来说应 该不成问题。」
 
  「是没错……啊,女人例外!」
 
  当初在大英确实有部分贵族好此道,不过由於交际对象都得经过母亲审核, 并没有让她遇上香艳的邀约。现在想来,这或许是母亲那控制欲所能带来的唯一 好处。
 
  玛丽安娜彷彿真的很遗憾地叹了口气。
 
  「一起抱女人可是很能增进感情唷?」
 
  「呃,这个就免了……」
 
  「难道是担心被小安娜发现?还是会良心不安?」
 
  「不是那样啦,我只要有主人就够了……」
 
  没错,自己可是为了主人不惜从大英叛逃到俄罗斯、历经好多挫折才能在一 起的,说什么都不会轻易背叛主人。
 
  可惜这股决心未能感染玛丽安娜,只换来一记稍嫌无趣的深息。
 
  「那么就为了小安娜,努力和贵族们交往吧。」
 
  「是的……不过,为什么您要在这种时候告诉我这些事呢?」
 
  「这种时候?」
 
  「陛下刚即位不久,谈论这种事情总觉得时机太敏感了些……」
 
  「你说敏感……哎、哎呀!哎呀呀!原来是这样,这个时机让你敏感了吗? 是上面,还是下面呢!」
 
  「不是那个意思啦!我是指这则话题!」
 
  「啊哈──小艾萝脸红啰!这样好了,朕今天……不对……我今天就来个买 一送一大放送,你跟那边的女仆一起上也没关系喔!啊,抓小安娜一起玩也不错 呢!」
 
  「……拜託您饶了我啊啊啊!」
 
  艾萝的担忧不无道理,在新政权刚起步的阶段,玛丽安娜要她做的事情居然 不是协助稳定政权、而是为下一个政权做准备,让她对於帝都政治圈产生了相当 不安的预感。
 
  甚至,对於眼前这位突然就说要让位给女儿、又突然叫她为孙女进行政治铺 路的玛丽安娜,艾萝心中也存有难以言喻的负面情感。
 
  尽管总是表现得我行我素又和大家很亲近的样子,那副表情背后肯定藏有另 一种面容。
 
  她只希望玛丽安娜的第二张脸不是张吓人的脸孔。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1-19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