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青青草视频,青青草在线视频,青青草青青青免费观看
首页  »  校园春色  »  [高中班级宠物](11-12)[作者:eyny10012990]
[高中班级宠物](11-12)[作者:eyny10012990]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青青草 青青草视频 青青草在线视频 青青草青青青免费观看]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3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1
 
  好在小诗反应够快,马上坐到侧边,把天龙的手拉来挡住服务生的视野,这 么一来服务生就看不到小诗只穿着一条内裤。
 
  「这是您的啤酒,这是您的薯条,这是您的……」服务生把餐车上的食物一 一摆放到桌上。
 
  整个包厢剩下音乐,没人说话。
 
  看来这个天龙被吓傻了………才怪。
 
  从我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天龙正不老实的抠搔着小诗的穴穴,隔着薄 薄的布料,恣意的摩擦女孩子最私密的部位。
 
  偏偏有服务生在,小诗也不好推开,因为她还是需要靠天龙的手臂,才能遮 挡视线。
 
  小诗,咬着下唇,闭上眼睛,看起来既痛苦又享受。
 
  好不容易,服务生走了。
 
  小诗一个松懈,不小心叹出了一声娇喘,她随即害羞的摀住自己的嘴巴。 
  天龙笑笑的把手移开:「我们继续吧?」
 
  小诗抿着嘴走到包厢门口上锁,脚步阑珊的步回沙发。
 
  感觉上小诗被这样刺激,早就无心思考,又输了。
 
  他可怜兮兮的看着天龙三人,大眼睛不断的眨呀眨的,但是天龙不为所动。 
  「规则就是规则,你要脱哪里?」
 
  是啊,规则就是规则,你想脱哪里呢?
 
  「你好坏,都要给人家欺负。」
 
  「欸欸,话不是这么说的,不然我们刚才喝了12杯,你也喝12杯把衣服 穿回来,换我们脱衣服,这样怎么样?」
 
  天龙把倒得满满的威士忌推到小诗鼻子前。「安抓?」
 
  「我………」
 
  「喝是不喝?一句话!」
 
  「我脱……」
 
  小诗用很慢很慢的速度解开衬衫的扣子,雪白的奶子像明月悄悄的探出山头, 是这么的粉嫩圆滑,这么惹人疼爱。
 
  「这样就对了!来!继续!」
 
  不得不说这天龙很有两把刷子,接下来他连输五场,灌了五杯,才赢了小诗, 一个给人希望以后又打入地狱的概念啊。
 
  小诗拇指扣住内裤,迟迟不肯脱下,这小母狗早就被一群人轮奸到天边去了, 这个时候还假殷持什么?
 
  「等一下!」天龙突然制止小诗的动作。
 
  怎么?良心发现吗?快来个人把天龙小朋友的良心丢掉啊!
 
  天龙抓着小诗的纤腕,拉到包厢正中间,银幕正前方。
 
  「你现在可以脱了。」
 
  机智绝伦啊!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我……我不要。」小诗小小声的说。
 
  话才说完,一只酒杯飞向墙壁,砸了个粉碎:「干你娘,你现在以为我们都 是王八蛋就对了?」
 
  「我…我没有……」小诗发抖的说。
 
  「叫你脱就脱!毛一堆,我给你十秒,不脱我就上去帮你脱!干!」说完用 力的拍桌,桌上的盘子发出巨响。
 
  「好……我脱。」
 
  感觉上小诗真的很害怕啊,好奇怪啊,这不是她想要的结局吗?怎么搞得好 像别人强迫她一样?不懂。
 
  小诗,一咬牙,解开少女最后的防线。
 
  「干,水!」巴勒讚叹着。
 
  废话,校花在你面前全裸耶!
 
  更羞耻的是,内裤脱掉的一瞬间,还有一条水线被拉断。这婊子刚才被天龙 抠到出水了。
 
  小诗努力的想用双手遮点,她双腿夹的死紧,站了个内八,脚大拇指还互相 交扣着。
 
  「卖拍谢啦!拎杯妻辣很多,查某的身体早就看过了。」话虽这么说,三人 还是大大方方的视奸小诗。
 
  「好了……我要……」小诗捡起衣物准备穿回去。
 
  但是她看了看天龙凶恶的表情,身体发抖,居然只是把衣服折好放在沙发上, 双手遮点的坐回去。
 
  「乖啦,不会欺负你啦!再玩啦!」
 
  「可是我已经没有衣服可以脱了……」
 
  「我们还没醉啊,还能喝啊?为什么不继续玩?」
 
  「我输了以后没办法再脱了。」小诗缩着身体说。
 
  「继续啦,别废话。」
 
  「宗出啦!干!你怎么没出!你输一次了!」巴勒大喊。
 
  「哪有人这样的。」小诗急着大喊。
 
  「换我,翘翘啦!你又输了。」
 
  「哪有!我哪有!」
 
  三人不管小诗抗议,自顾自的进行游戏,待小诗累积又输了七次之后,她终 於忍不住也开始比数字,这就表示,她的奶子和蜜穴表露无遗。
 
  双枪在上面划酒拳拖住小诗,巴勒与天龙大大方方的对小诗的身体品头论足 了起来。
 
  「这个奶不错,又大又晃,我头好晕,别再晃了。」
 
  「小穴穴很想被插喔,水流成这样。」
 
  「你们不要这样子,呜呜呜。」小诗居然哭起来了。
 
  虽然哭了,手上还是不停的划拳,只是从未赢过。
 
  「好啦,你已经输了二十几次了,是要怎么办?」天龙再次伸手一手一奶的 玩弄小诗的胸部。
 
  「那都是你们…自己…说的…」小诗抽抽噎噎的说道。
 
  「输就是输!」
 
  天龙扯掉自己的T恤,拉开拉炼,弹出肉棒。
 
  「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我们干你一次就算了,好不好?」
 
  「什么?我才不……」小诗话还没说完,就被天龙抱起朝空中丢去。
 
  小诗飞过满是食物的桌子,跌在沙发上。
 
  天龙嘴一歪,从口袋掏出一把蝴蝶刀,刷刷刷的甩了好几个花式。冲向小诗, 蝴蝶刀一闪而出,插入沙发椅。
 
  「不然你是要把皮脱下来喔?蛤?」天龙手上使力,沙发椅发出阵阵哀嚎, 劈哩啪啦的被割开。
 
  小诗整个被吓得哭不出声音,美丽的头颅左右猛摇。
 
  「啊捏丢啊,乖喔。」
 
  天龙粗暴的拉住小诗的双脚,扛到自己肩上,腰一挺,肉棒贯穿早已发红湿 润的蜜穴。
 
  「喔,干!喔,那ㄟ家送。」
 
  天龙前后抽送,完全不管小诗的感受,可怜的小诗只能噙着泪在次陷落被轮 间的轮回之中。
 
  「喔,干!干!干!」天龙边骂边操小诗,见小诗雪白的奶子上下乱晃,觉 得好玩,居然赏了几个巴掌给小诗的粉乳。
 
  「不要打我,不要…呜呜…」
 
  「你娘哩,长得这么淫荡,就是要给人干的,对不对。」
 
  「丢啊!」巴勒附和。
 
  「干,我再问诗涵,诗涵你说对不对?」
 
  「……呜呜………」小诗双手遮脸,没回答。
 
  「你娘哩,拎杯再说话!」天龙用力捏住小湿的乳头,往上拉扯,在剧痛之 下,小诗胡乱舞着双手,想阻止天龙。
 
  干,怎么变成这样?我在厕所里面看得紧张,发了一堆赖给朋友,叫他们赶 快过来支援。
 
  「说!你是不是生来就要给干的!」又赏了小诗的奶子一巴掌。
 
  「是……」
 
  「大声点!」
 
  「是!呜呜……」
 
  「说自己是淫荡的母狗,今天要给大家爽,我说话不好听,你自己说,讲的 差我就揍你。」
 
  「我是…啊!黄诗涵…啊!这个淫荡的…啊啊!身体要给大家用…啊!」 
  天龙趁着小诗说话时,用力猛插,让她讲话断断续续的。
 
  「全班第一名,讲话讲成这样。」天龙冷笑了一下:「喜不喜欢被人干啊?」 
  「喜欢!」
 
  「以后天天干你好不好啊?」
 
  「请大家……天天都来用诗涵的身体……啊呜呜。」
 
  天龙好像从这段对话之中得到巨大的快乐,他哈哈大笑,抱紧黄诗涵,在她 耳边说着。
 
  「从今天以后你就是我马子了,呼呼,别怕,我对马子最好了,你想要什么 都有,我也会每天操你,干你,让你幸福。」
 
  「谢谢……」小诗流着泪压在天龙刺青的鬼头下,口是心非的说着。
 
  「嗯嗯!」天龙一阵闷吼,把精液注入小诗的子宫里:「嘻嘻,等一下大肚 子再来找我拿药。」他满足的抽出肉棒,把黏液擦是在小诗的大腿上。
 
  「下一个!」
 
  「来了,我要干死你!」巴勒诡异的笑着。
 
  小诗只是不停的哭着,让三个男人玩弄自己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内射,毫 无中断的虐待那性感的身体,最后,他们玩腻了,爽够了,小诗的恶梦还没结束。 
  他们拿着任何东西,往小诗的肉穴塞。
 
  「拿香肠啦,塞两条,对啦!笑一个。」
 
  小诗勉强自己挤出笑脸,她知道,现在不笑等一下会有更残酷的事情到来。 
  「喔喔,有够水,我的水某,要不是刚才射完了。」天龙大笑,拿出手机拍 下小诗不堪入目的一面。
 
  「拜託,饶了我……」
 
  「还没玩够就想回去吗?大嫂?」双枪喊着。
 
  这时小诗双腿大开,小穴含着两只香肠,一抖一抖的抽蓄着,雪白的奶子被 打的红肿不堪,更别说屁股了。小诗的身体上种满了草莓,身上散着淫水与精液 的味道。
 
  虽然被如此虐待,身体还是老实的反应出需求。
 
  红润的乳头挺得老高,渴求更多的揉捏拉扯。平时半掩门扉的小阴蒂也膨胀 起来,推开小缝缝,感受雄性粗暴的碰撞,回传更多讯息电击脑部,强迫脑子分 泌更多的多巴胺,浸泡在迷幻的性快感中。
 
  「接下来塞这个。」天龙拉掉香肠,把麦克风轻轻的抵在小诗的蜜穴上。 
  「老婆,接下来会有点痛,要忍耐喔。」
 
  「拜託……不要……」小诗流着口水说着。
 
  「别担心,我每一任老婆都玩过这招,你就…」用力的塞进小诗的小穴「好 好的…」像搅拌的动作「享受吧!」
 
  「咿咿咿咿咿咿咿!」
 
  小诗像是发疯了一样,发出尖锐的噪音。她紧咬牙关,全身不断的抽蓄抖动。 
  「干,是有这么爽喔?」
 
  「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咿咿咿咿咿咿咿!」小诗翻着眼白,手指脚趾用 力着。
 
  「老大,好像怪怪的。」双枪说。
 
  这时,小诗下体爆出一阵水雾,她潮吹了。
 
  透明无色的液体四处喷溅,配着小诗的抖动形成了美丽的水舞。
 
  「怪怪欸…」天龙喃喃自语,又赏了小诗奶子一巴掌:「你是爽完了没…… 干!」话没说完,天龙也抖了一下。
 
  天龙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连忙抓着电线,把麦克风从小诗的肉穴里面抽出 来。
 
  噗滋啵!幸福的麦克风在空中飞舞,离开了充满皱摺的温暖淫穴。
 
  「你娘哩,漏电啦!」天龙有点担心的看着小诗。
 
  没错,他是应该担心。
 
  黄诗涵还是翻着白眼不断抽蓄,下体的汁液不断的分泌,没有停止的迹象。 她发出一种像是哭泣又像是在笑的声音,呻吟着。
 
  「干!漏电是不会说喔?」
 
  这个时候,包厢的房间被打开了。
 
  这令在场的大家都吓到了,刚才服务生进来之时,小诗不是已经过去把门锁 上了吗?
 
  还是说,她根本没上锁?一股细小的声音在我心头盘绕。
 
  距离我传讯息不到五分钟,强奸团的成员根本来不及赶来救援,那到底是谁 开的门?服务生吗?路人吗?
 
  那个人缓缓的步入,藉由包厢内的七彩光芒我认出了那个人。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认识他。
 
  也是在班上,少数不知道黄诗涵成了母狗的人,。
 
  他就是公开追求黄诗涵很久的,广东粥。
 
                12
 
  我从来没看过,盛怒之下的人类。
 
  生气的人我见多了,电视啦电影啦,暴怒的一堆。
 
  新闻也是,什么党车干架啦,帮派火拚啦。
 
  到了今天我才真正看到什么是愤怒。
 
  广东粥发出我这一辈子人类所能发出的最大叫声。
 
  顺手抄了桌上的酒瓶杀了上去。
 
  小屁孩三人组也是混混,打架怎么可能会少。
 
  但是现在的状况太过突然,没穿裤子、小诗还在那边抽蓄、还有一个看起来 像是要同归於尽的同班同学,反而只想逃跑。
 
  就这迟疑了几秒,广东粥已经冲到天龙前方,用很大很大的动作,用尽全身 力气打击出去。
 
  酒水与血水喷的到处都是。
 
  天龙因为脑部承受巨大冲击而昏厥,但是广东粥可没因为这样就停止攻击。 
  他用手上破裂的酒瓶猛刺天龙脸部。
 
  天龙因为剧痛转醒,双手无意识地想要互助脸部,可是脑部受创,无法将双 手控制得很好,只能软软的举起。
 
  这时广东粥已经把天龙的脸捣了个稀烂,双手插满破裂的酒瓶碎片,也是血 肉模糊,但他好似不觉疼痛。
 
  摇摇晃晃地走向小诗。
 
  巴勒与双枪早就因为广东粥的疯狂举动吓得屁滚尿流,逃之夭夭。
 
  而我很庆幸台湾的厕所有门,没让广东粥发现我躲在这里。
 
  广东粥轻轻的拨开小诗一头的凌乱,万分怜惜。
 
  「唔嗯~ 」小诗呻吟着,软软的声音化苏了广东粥的身心。
 
  他心中最爱的女孩赤裸的躺在自己眼前,怎么能不动心?
 
  只是这样趁人之危,不就跟那三个人渣一样了?
 
  「你好好休息,我会保护你…」
 
  话还没说完,背后一阵剧痛,广东粥本能的跳开三步,回头一看,面目全非 的天龙手里拿着一把沾满血的蝴蝶刀。
 
  「干你娘的!我要杀了你!」天龙大骂。
 
  广东粥一声怒吼扑了过去,紧紧的抓住天龙想把他摔倒。
 
  外行终究是外行,此举等於把自己双手箝制住了,从来没摔过人的格斗外行, 对上有打架经验的天龙终究不是对手。
 
  天龙双手紧握蝴蝶刀用力地刺向广东粥的肚子。
 
  这时广东粥也意识到,这样下去的话是没办法保护黄诗涵的。
 
  他一个反手掐住了天龙的脖子,用尽全身的力量,收缩。
 
  天龙从来没想过置对方於死地,但是呼吸不到空气,整个人慌了,蝴蝶刀一 次两次三次的进出广东粥的肚子,企图赶走广东粥。
 
  但是陷入疯狂状态的广东粥岂是如此就能败退?
 
  广东粥因为失血的关系站不稳,往前扑倒,把天龙压在地上,但双手的力道 越来越紧,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
 
  天龙用着仅存的氧气猛刺广东粥的肚子,腹部。
 
  鲜血直喷,连肠子都流出来了。
 
  最后,天龙气息用尽,两眼一翻再也不动了。
 
  广东粥已经处於弥留状态,根本不知道天龙已经死去,尤自掐着天龙的脖子。 
  「够了,放手吧。」
 
  小诗抚着广东粥的头说着。
 
  小诗的话语好似带有魔力,唤醒了陷入疯狂的广东粥。
 
  这广东粥如同负伤的野兽一样,重重的摔在一旁,仰望着小诗。
 
  「黄诗涵…我喜欢你。」
 
  「嗯。」
 
  「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黄诗涵没有回答,她跪在广东粥身旁,解开他的裤头,掏出他的肉棒。 
  半软不硬的肉棒在小诗细白的手指里,显得有点可笑。
 
  「拜託,答应我好吗?就答应我就好,就这件事情就好。」
 
  广东粥转着脑袋,好像找不到黄诗涵的位置。
 
  因为他已经失血过多,视线混浊。
 
  小诗拨开长发,轻轻地含住广东粥的龟头,粉嫩的舌头在上面打转着。 
  广东粥发出了一声呻吟,但是好像吉利的抗拒着。
 
  「不要……小诗……做我女朋友…答应我………」
 
  小诗含住自己的手指,令它沾满唾液。
 
  对准广东粥的菊花,插了进去,向上拨弄刺激摄护腺,原本软瘫的肉棒如同 施了魔法一般重新挺立於大地。
 
  男人就算要死了,身体还是把交配放在第一顺位。
 
  「呜呜…拜託………」广东粥哭了,哭得有气无力,。
 
  「我不要,我不会跟死垃圾交往的。」
 
  小诗狠狠的拒绝为了自己,即将死去的男人。
 
  她把肉棒深深地吞进嘴哩,吞进喉咙哩,吸允着、舔食着,一手刺激摄护腺 一手握着睾丸搓揉。
 
  浓稠的淡黄色精液喷发出来,灌满小诗的口腔,量甚至多到小诗的鼻子也流 出一些精液。
 
  广东粥的流血停止了,没有东西可以从血管里涌出。他抱着无限的恨意离开 的人世。
 
  小诗把精液吞进肚子。
 
  「好臭。」这是她的心得。
 
  「轮到你了,孙子汤」
 
  小诗转过头来,对着我笑着。
 
  我躲在门板后面头皮发麻:「我也要死了?」
 
  正当我不知所措之际,眼前一白,不省人事。
 
  这一切都是梦吧?一定是这样的。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面对死人无动於衷的高中生呢?
 
  怎么可能高中生打架就出人命呢?
 
  ……
 
  ……
 
  ……
 
  「一切都是幻觉,吓不倒我的!」我使尽全身力气大喊。
 
  「卖岔啦!」
 
  我睁开眼睛一看,老木正泪眼汪汪的看着我。
 
  「阿木?」我老木也来这卡拉OK?
 
  这时我才发现,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这里是医院?」我问了一个相当白癡的问题。
 
  「唉呦,人没事就好。」
 
  我妈跟我解释,三天前我在逛街的时候昏倒,头去撞到地板,医生说脑震荡 有百万分之一的机会变成植物人。
 
  好加在我苏醒了。
 
  「是喔?」我捧着昏沉的脑袋,才发现头部包着层层的纱布。
 
  「所以说,我看到的都是在作梦了?」我心想:「这怎么可能?」
 
  我打开手机想要联系好友们,一打开赖,一堆奸淫现场的淫秽照片宣泄而出。 
  里面的女主角自然是黄诗涵,藉由留言,我赫然发现。
 
  星期六的八人围干小诗这派对如期举行,没有人说广东粥如何,也没人说天 龙怎么了。
 
  「这可是在同一间卡拉OK呀,这怎么可能?」
 
  我拨通了每一个同学的手机,得知了一件事情。
 
  天龙、巴勒、双枪、广东粥失踪了。
 
  你娘哩干操!这不就是了嘛!
 
  「小汤,你很厉害喔。」老木一脸贼笑得靠近,还一边叫着我的小名。 
  「马上就有女同学还探望你了喔,看不出来你这么厉害捏。」
 
  一阵寒意,从脊椎凉到头顶。
 
  全年级最正的长发女神,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是在笑我?还是正自得意?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4-22更新.